像快手一样的福利软件

那横穿万古的身影,霸绝的杀意,令九幽冥海的无数禁忌复苏了。

“是他!他回来了!”

某种古老的存在望着天巅闪过的无上剑意,似乎看到了顾恒生提着长恨帝剑的傲然之资,颤音沙哑的呢喃着。

“十万载岁月无情流逝,他怎么可能还活着?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无上禁忌的存在闻到了一缕熟悉的味道,不敢置信的心悸而道。

“世间强者无数,可真正能够称得上亘古唯一的人,唯有消失在岁月长河中的那个人。可是,他为什么还活着?强如大帝道尊,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。”

无数沉睡的存在都纷纷因这缕无上剑意的涌动,而苏醒了。

“这个时代,是属于南宫大帝的。可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回来了,难道……最为辉煌的大世要出现于人间了吗?十万载前的那惊天之战会再一次重现吗?”

诸天星域的盖世强者都仰望这天巅的异象,似乎察觉到了某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面色大变。

北州,绝世蕴藏中。

偌大石室,顾恒生的这一眼恍惚沉寂了万载,眸子暗沉空洞,深不见底。

他转头看着一侧躺在血泊中的老人,眼瞳泛起了血丝,内心急剧一颤。

初夏的清凉 房间中一抹马卡龙色

这个老人,用生命为自己挡住了无数的杀伐。

老人见顾恒生没有受到迫害,那一缕担忧随之散去,紧接着,他强撑着的破碎身体也彻底没了生机。

最后一眼看着顾恒生,老人似乎在说:孩子,未来的路,好好走下去。

啪嗒!

老人合上了双眸,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,血红色的巨斧跌落在他的身旁,陪着他永远的沉睡了。

咔——

老人的生机尽散,一阵悲痛弥漫在顾恒生的身各处,令其煞白的嘴瓣轻颤不停。

耳畔,顾恒生好像听到了一个慈祥老人的声音:“你是我前肃皇朝的人,那么便是我的孩子,这天塌了,我来帮你扛着,按照自己的意愿走下去吧!”

音散,人散,再不负往昔。

“老爷子……”顾恒生看着一侧血泊中永远沉睡了的老人,哽咽的轻唤一声,声音悠长,直至岁月的尽头。

长恨帝剑好像感觉到了顾恒生的心绪变化,发出嗡鸣入天巅的剑吟声,让天穹都不觉低了低,不敢掩盖这剑芒。

四尊大能和众强者面露惊恐,望着昔年曾斩过大帝道基的帝剑,身一寒,不敢妄动。

“老爷子,我们……回家。”

顾恒生声音及其沙哑,似沟通了九霄天道,让天穹都起了哀鸣雷音。

为了一个承诺,老人从北州边域横渡虚空无数万里而来,只为守护在顾恒生的身侧,为顾恒生庇护。

极尽升华一战,只希望能够为顾恒生争取到了一丝时间。

老人的一生,充满了遗憾,他本应该在帝路中辉煌,却因某事而退出了帝路之争,销声匿迹数千年。

也许,顾恒生没有出现的话,老人还可以活个上百年,孤寂终老。

但是,老人选择了再次出世,护顾恒生一路安然。

顾恒生执着长恨帝剑,头发花白,一步步的走到了血泊中的老人身旁。

右手执着长恨帝剑,左手将经脉尽断、失去生机的老人揽在怀里,并且将一旁的血色巨斧紧抓着。

老人的血,浸湿了顾恒生的白衫,滴答滴答的落在了破碎的石室大地上。

哒……

顾恒生往前踏出一步,四尊大能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恐惧,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。

不知为何,四尊大能在看到顾恒生那血腥空洞的眸子时,道心都感到了震颤,犹如被上古猛兽给盯上了。

“装神弄鬼,区区一个天玄境的蝼蚁罢了。”

被顾恒生给惊吓的后退了半步,一尊大能顿时感觉羞愧不已,立刻让自己颤抖的道心平静下来,凌厉嘶吼道。

随即,这尊大能便探出了一只盖压天穹的大手,欲要直接将顾恒生镇压格杀在此,把大帝道器夺到手里。

见此,顾恒生面无表情,长恨帝剑轻轻往着身前一划。

咻!

一道剑光闪过,直接将那尊大能探出来的右手斩断。

而且,这抹剑光的威势依旧不减,朝着那尊大能直斩。

“糟了!”

那尊大能看了一眼自己忽然断裂的右手,冷汗簌簌,死亡的味道席卷身。他抛下了大能的尊严,不顾一切的朝着远方逃窜,一步万里。

只是,剑光芳华,刹那而落,那尊大能只是转身踏出了半步,便被剑光拦腰斩断了。

立即,其血光四溅,神魂崩裂,生机就此散尽。

一剑,斩大能!

“什么!”

其余三尊大能和众强者直接瞪大了眸子,神魂剧裂。

未等众人从惊骇和痴愣中反应过来,顾恒生咬牙的再次抬起了长恨帝剑,朝着其余三尊大能劈斩而落。

轰隆!

不朽的剑意从九霄垂下,让整个绝世蕴藏都躁动了起来,劈开了蕴藏,斩在了三尊大能之身。

“住手!我可是御光圣地的人,你莫非想要……”灰袍老者大能被不朽剑意锁定了,根本无法遁入虚空,再无之前的高傲和霸道,恐惧的咆哮道。

可是,未等灰袍老者的话说完,他便被耀日一般的剑意吞噬殆尽,从这世间消失了。

“你不过是一个蝼蚁,我不甘心!”

其余两尊大能自知躲无可躲,倾尽一切的底牌想要挡住这芳华一剑,只可惜,徒劳无功,唯死而已。

长恨帝剑之威,曾随恨天剑仙征战万古,斩大帝根基,战九幽禁忌,不朽的剑意何其盖世,岂会是一尊大能能够抗下来的。

哒!

顾恒生再次迈开了一步,朝着石室之外而行去。

他的眸子很冷,很空幽,让远方观望的众道境强者纷纷逃窜,且蜷缩着身子的颤抖了起来。

哪怕四尊大能成为了一具具尸体,顾恒生也没有看他们一眼。

因为,没有必要。

“老爷子的因果,将由我来承担,无论何人、何事,我都接着。”

顾恒生望了一眼天际,低沉的声音让无数的老古董都感到了恐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