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菠萝的视频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霍靳西婚假的最后一天,他终于抽出时间来招待在婚礼上为他担任伴郎和出力的几个发小。

慕浅因为肠胃炎在床上躺了两天,一听到这个聚会,立刻两眼放光生龙活虎地从床上爬了起来,十分讨好地挽着霍靳西的手臂,“们几个大男人坐在一起聊天喝酒有什么意思?我给们找几个美女一起玩!”

霍靳西听了,并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她回来桐城一共就那么点时间,认识有交情的人来来去去不过那几个,霍靳西虽然不喜欢与陌生人同居一室,但她既然开了口,他懒得拂她的面子。

到了约定好的“花醉”,霍靳西才发现自己小瞧了慕浅的交际能力。

她叫来的人,除了江伊人和她娱乐圈的小姐妹,还有画廊经理人、造型师、婚礼策划,甚至连从前照顾霍老爷子的小护士,也被她一个电话喊了过来,倒是最应该出现的叶惜并没有现身。

然而即便如此,一个小型的死党聚会也已经被她搞成了一个party。

算起来,霍靳西之所以招待容恒等人,也是为了感谢他们在婚礼上出力帮忙,算是两人婚礼的余兴节目,办得热闹一些似乎也没什么问题。

只是面对着半屋子的莺莺燕燕,霍靳西兴致明显不高,只是和傅城予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喝酒聊天。

慕浅长久没有经历过这样自在的热闹,情绪十分到位,穿针引线,将大家的热情都调得很高。

容恒姗姗来迟,一进门就看见贺靖忱和墨星津在一群女人中玩得正嗨,吓得他脸色一变,一转头看见角落里的霍靳西和傅城予,他才匆匆走了过来。

清爽美裙潇潇秀丽身影尽显纯真

“搞什么?”容恒问,“我以为就我们几个呢!”

霍靳西抽着烟,没有回答。

傅城予瞥了一眼人群中的慕浅,笑了起来,“有什么办法呢?新嫂子喜欢热闹,有人愿意纵容。”

容恒听了,朝人群中的慕浅看了一眼,微微皱了皱眉。

正说话间,墨星津从人群中脱身闪了回来,拿起桌上的酒灌了一大口,这才呼出一口气,“霍二,这老婆可真能玩啊,不是我说,贺靖忱那样的也玩不过她。”

霍靳西听了,也看向了人群中的慕浅。

她作为人群的中心,正跟贺靖忱谈着喝酒划拳的条件,眉飞色舞气势逼人,贺靖忱压根招架不住。

“说起来,谁能想到他会娶一个这样的老婆。”傅城予笑道,“最喜欢安静独处的人,娶了个最闹腾的老婆。”

“这不是挺好的,互补。”墨星津说,“老婆这性子我喜欢,以后常带出来!”

话音落,他已经又回去了那边热闹的人群中,继续嗨去了。

傅城予这才又看向霍靳西,“当初她回来的时候,可没想到她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吧?”

“怎么样都好。”霍靳西掸了掸烟灰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始终还是她。”

傅城予听了,轻笑了一声,“别拿过去把自己绑住就行,过去的事,始终还是过去了。”

霍靳西闻言,转头瞥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容恒一下班就赶来,饥肠辘辘,这会儿坐下匆匆吃了几口东西,这才缓过神来一般,抬头看了两人一眼,“过去的什么事?”

傅城予怜惜地看着他,像看一个长不大的小孩,只说了一句:“吃的东西去吧!”

容恒瞪了他一眼,又想起什么来,问霍靳西:“当时她被绑架那事,二哥这边有新的头绪吗?”

听他提起这件事,霍靳西微微沉眸,“没有。”

“这事也真是诡异。”容恒说,“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测试们之间的关系呢?”

“这些年,他在商场里摸爬滚打,得罪过的人还少吗?”傅城予说,“知道有这号人存在,小心提防就是了。这要是挨着去排查,查到死也查不出什么,始终在明他在暗。”

霍靳西听了,缓缓道:“我的确不会在看不见的人身上费神。”

容恒听了,略略点了点头,一抬头,却忽然跟人群中的慕浅对上了眼。

他心头莫名一紧,果然下一刻,慕浅就从热闹的人群中脱身,走了过来。

“容恒,怎么这么晚才来?”慕浅坐到霍靳西身边,直接就开口问,“我好朋友呢?”

容恒听了,有些无奈地笑了笑,“的好朋友,来问我?”

“们俩有在约会啊。”慕浅回答,“我找不到她,当然要找了。”

话音落,霍靳西和傅城予都看向了容恒。

容恒无奈摊了摊手,“吃个饭就叫约会啊?”

从婚礼前夕慕浅极力撮合他和叶惜认识之后,他也算是给面子,婚礼当天送了叶惜回家,第二天叶惜请他吃饭感谢他,他也赴约了。

“那现在她跟吃晚饭之后不见了。”慕浅说,“我不问问谁啊?”

回想起当天的情形,容恒顿了顿,笑道:“作为她最好的朋友,应该知道问谁吧?”

慕浅立刻就从容恒话中听出什么来,“们俩吃饭那天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不算什么大事。”容恒靠坐在沙发里,“只是刚吃完饭,忽然有个男人出现,带走了她。”

慕浅听了,心里有数,却还是问了一句:“也没拦着?”

“她说那是她哥哥,我有什么权力拦?”容恒反问。

慕浅静静与容恒对视了片刻,容恒并不回避她的视线,甚至还冲她笑了笑,笑容中隐隐流露出一丝安抚。

果然,作为一个刑警的直觉,容恒不可能什么都察觉不到。

只是这并不是慕浅想要看到的情形。

她心头一时堵了事,无意识地就伸手端起了一杯酒。

酒杯还没送到嘴边,就听到霍靳西凉凉的声音:“喝一口试试?”

慕浅动作一顿,转头看向他,做出一个委屈巴巴的手势,“就喝一点点,尝尝味道。”

霍靳西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表情,只是说:“可以试试。”

这毫无情绪起伏的威胁格外瘆人,傅城予和容恒各自识趣地扭头转向了一边。

慕浅心不甘情不愿地将酒杯推给了霍靳西,“那喝。”

霍靳西看她一眼,竟果真端起酒杯来,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。

然而他刚放下杯子的时刻,慕浅忽然凑上前去,一个吻落在了他的唇上。

一瞬间,包间里所有的目光都悄无声息地集中到了两个人身上。

慕浅重重亲了他一下,这才舔着嘴唇离开,有些哀怨地看着他,“霍靳西,明知道我肠胃炎,还灌我喝酒,什么居心?”

霍靳西:“……”

傅城予:“……”

容恒:“……”

其他人:“……”

片刻的安静之后,霍靳西直接揽着慕浅站起身来,慕浅吃惊,“干什么?”

“给机会惩罚我。”霍靳西面不改色地回答,随即就拉着慕浅往外走去。

包间里所有人都将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,顿时尖叫声四起。

而在这一片尖叫声中,慕浅直接被霍靳西拉走了。

容恒有些目瞪口呆,傅城予笑了两声之后,微微有些无奈地叹息道:“也不错。”

“什么也不错?”容恒问。

“慕浅性格变了,二哥性格也变了。”傅城予说,“有她在身边闹腾闹腾,至少能让二哥正常一点。”

……

慕浅被霍靳西一路拉着走向门口的方向,一路走一路笑。

“霍靳西,我们是今天这场聚会的主人哎,不能就这么走掉吧?”

“霍靳西,我们就这样走了很没有礼貌啊!”

“霍靳西,这样人人都知道我们要去‘做坏事’,不尴尬吗?”

她一路絮絮叨叨,听到最后这句话时,霍靳西终于停下脚步,转头看她。

慕浅还来不及说什么,他忽然就低下头来,吻住了她。

这里是公共走廊,旁边是各具特色的包间,虽然走廊上没什么客人,但是各个包间门口都站着随时候命的服务生,他们身后还跟着送他们的经理——

这样的情形……好像有些浮夸。

但是慕浅从来不介意浮夸,相反,她伸出手来勾住霍靳西的脖子,热切回吻他。

许久之后,霍靳西才终于松开她,垂眸看她,“还尴尬吗?”

慕浅品味了一下这个依旧带着酒味的吻,笑得格外妩媚,“回家!”

霍靳西这才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,刚刚走过一个转角,却迎面就跟几个人遇上。

走在最前面的那人应该是个贵客,旁边的人都站得比他靠后,身旁同样有经理服侍着。

慕浅匆匆打量了他一番,是个大约三十五、六的男人,身姿优雅,风度翩翩,唇角始终带笑,一双眼睛光芒闪烁。

一番打量后,慕浅得出结论——不认识,没见过。

可是那人看见霍靳西,却停下了脚步,随后上前来,微微笑着跟霍靳西打招呼:“靳西,好久不见。”

霍靳西只略一点头,神情如常淡漠,并未有太大波动,只回了一句: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我今天刚回来。”那人说,“听说前两天大婚,没能亲自到场祝贺,真是不好意思。这位女士是——”

“我太太,慕浅。”霍靳西伸手扶了慕浅的腰,随后对慕浅介绍道,“孟蔺笙。”

孟蔺笙?

这名字不怎么熟,姓倒是

有点熟。

慕浅一边伸出手来跟那人握手,一边思索——是在哪里听过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