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心免费播放下载

柳望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那件东西对柳帝肯定极为的重要。

不只是因为什么原因,柳帝才不舍的将那件东西给扔了。

如今修道有成,柳望秋打算将那件东西寻回,然后亲手交给柳帝。

柳望秋进入到了望江之底,与江中的一些灵兽交谈。

“龟爷爷,好久不见。”

柳望秋看到了一座小山似的水龟,执晚辈之礼。

水龟独自悟道修行,从未离开过望江,活了约莫三千多年了。

他突然看到了面前站着的一位女子,确信眼前的女子乃是大修士,不可失了礼数。

正当水龟要对柳望秋行礼的时候,却发现柳望秋竟然朝着自己一拜,惊了一跳。

“仙子是何人?”

水龟可不敢承了这个礼,连忙回问。

柳望秋素手轻轻一挥,出现了一条小鲤鱼的虚影。

甄妮户外美景中翩翩起舞纯美动人

顿时,水龟便知道柳望秋是何人了,惊呼道:“你是当年得到大帝点化的小鲤鱼?”

“正是。”

望江之中,水龟的辈分极高。

以前柳望秋小的时候,还挺过水龟的讲道,这才有了一丝灵性,后面便紧紧的咬住了柳帝的鱼线,得到了惊天造化。

“原来是你。”

水龟那一颗忐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,羡慕不已的看着柳望秋:“你已经摆脱了凡俗之身,恭喜了。”

“龟爷爷,今日我来是有一件事情要问您。”

柳望秋直言道。

“你说,只要我知道的事情,一定告诉你。”

水龟只差一步便可迈入大道第九境的修为,希望可以与柳望秋结缘,得到一个突破的机会。

“当年帝君于此垂钓,貌似扔了什么东西在这里,不知龟爷爷可看清楚了?”

柳望秋问道。

“原来是这件事情,我倒是知晓一二。”

水龟没有隐瞒,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那个时候,柳帝风雨无阻的用一根没有鱼钩的鱼线垂钓。

直到有一日,一条小鲤鱼咬住了鱼线,让柳帝做出了最关键的一个决定。

当时小鲤鱼只是有一丝灵性,并不记得多少事情。

望江之中的水龟,那一天看得很清楚,柳帝将鱼线上面绑着的一块石头扔到了江中,至今未归。

因为那一块石头落入到了望江之中,这些年望江里面生活的鱼虾都得到了一些机缘,诞生了灵智。

若非如此,水龟也不可能修行到了这一步。

“柳仙子,那块石头便在北方三十里处的一个深坑中。

只要仙子到了那里,便会看到了。”

水龟不敢将柳望秋当成以前的那一条小鲤鱼了,言语皆有敬意。

柳望秋一眼便看到了水龟遇到了修行上的瓶颈,取出了一些灵丹妙药赠给了水龟,算是偿还一些恩情,了却因果。

“老龟多谢仙子。”

水龟大喜,连忙拜谢。

柳望秋微微一笑,立刻赶到了水龟所说的那个地方。

果不其然,柳望秋看到了江底的一个深坑中有一块绽放着淡淡光泽的石头。

石头散发出来的意思道韵,令望江中的所有灵兽都得到了好处。

以前有修士察觉到了望江的不同,发现了这一块石头,欲要据为己有。

不过,石头有灵,直接将不轨之人驱赶了出去。

“就是此物。”

柳望秋看着这块石头,肯定道。

这不是一颗普通的石头,乃是世上唯一的琥珀,上面刻写了很多的岁月痕迹。

“晚辈曾受柳帝点化,别无恶意,只想将此物交给柳帝。”

柳望秋这辈子最敬重的人便是柳长生,即便这是柳长生手里的一块石头,也行大礼而拜。

这一颗琥珀貌似感知到了柳望秋的诚意,散发出来的光芒变得更加的耀眼了。

“请恕晚辈得罪了。”

柳望秋小心翼翼的伸手抓向了琥珀,发现琥珀并没有排斥自己。

最重要的是,柳望秋的身上有一丝柳长生的气息,这才让琥珀的灵智愿意相信。

柳望秋双手捧着琥珀,心里暗道:“真好看的石头。”

然后,柳望秋便将琥珀好生收起来了,打算去寻找柳帝的踪迹,亲手将琥珀交给柳帝。

天大地大,凭借柳望秋的本事想要寻到柳长生,无异于海底捞针。

“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帝君的。”

柳望秋不会放弃,踏上了寻觅柳长生的道路。

中州,浮生墓。

六师兄祝真天离开了一段时间后,楚逍遥闭关而出。

楚逍遥出关以后,整个人像是变了一样,要说具体是哪里有所变化,言语又很难形容。

若真是要说的话,只能讲楚逍遥的身上多了一种释怀的味道。

“还不错,没有失败。”

雪帝看了一眼楚逍遥,欣慰一笑。

“师伯,我现在可以下山了吧!”

楚逍遥憋在浮生墓已有上千年了,这一次闭关终于算是把酒给彻底戒掉了。

没错,嗜酒如命的楚逍遥,已经有千年的时间没有沾过一滴酒水了。

“嗯,现在你可以继续喝酒了。”

雪帝同意了。

以前楚逍遥喝酒是单纯的嗜酒,现在他彻底的放下了,再次喝酒便不是简单的饮用,而是悟道。

楚逍遥回到了自己的住所,发现珍藏的仙酿全都不见了。

不!应该说还有一壶,有且仅有一壶。

“白墨离!”

楚逍遥眼睛通红,有种暴起的冲动:“你又偷我的酒!”

白墨离本来还在晒着日光浴,生活惬意,突然听到了楚逍遥的大喊,立刻被惊醒了,打了一个激灵。

下一刻,楚逍遥便出现在了白墨离的面前,三尺青锋已经出鞘了。

“七先生你可别污蔑我,自从你们都回来了以后,我可就再也没干过这种事情了。”

以前白墨离可以肆无忌惮,现在哪有这个胆子,他也想多活几年啊!“那为什么我的珍酿只剩下一壶了?”

楚逍遥一步步的朝着白墨离走去,完全不信白墨离的狡辩。

“我就是有那心也没有那胆啊!我可以肯定,这事儿是六先生干的。”

白墨离言辞凿凿的说道。

“王八蛋,他怎么好这口了?”

看着白墨离真诚(惊恐)的眼神,楚逍遥不得不信。